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新疆行
61年 与冰川对话
——記者探訪守護天山1號冰川的大西溝氣象站
来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8月02日07:36

  中國氣象報记者 李冬梅 贾静淅

  3543米!它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海拔最高的氣象站,也是國家一類艱苦氣象站,直到現在都沒有通電。

  61歲!它和新中國共成長,與新疆105個國家級氣象站相比,剛過甲子卻風華正茂。

  它就是位于中國天山烏魯木齊河源1號冰川(簡稱“1號冰川”)的大西溝氣象站。從1958年“呱呱落地”起,就有一群氣象工作者,如冰川之子般守護在它身邊。從癡情守望,到對話解讀。他們將氣象榮耀書寫于冰雪世界。

  缺氧不缺數據

  6月28日6點,天色未亮,記者隨大西溝氣象站站長買買提·阿布來提及其6名同事出發,在崎岖山路上顛簸近4個小時後,抵達這個冰川之畔的氣象站。“現在站上觀測自動化,不再需要有人值守,我們定期上來維護、更換氣象設備。”買買提說。

  這裏地處天山的天格爾冰峰山腰,緊靠烏魯木齊河,空氣稀薄而清冽。周圍50公裏禁遊、禁牧,放眼望去,一片寂靜。盡管是夏日,山間的風卻又冷又硬,加之強烈的紫外線照射,凡是裸露的皮膚,皆能感到針刺般的疼痛。

  一進觀測場,大家就有條不紊地忙碌起來。

  “主站溫度12℃,濕度38%!”買買提拿著對講機分享數據,兩台電腦同時實時監控主站和備站數據,確保安全。

  48歲的副站長李輝腰間別著儀器和工具,小心翼翼地緩爬至11米高的鐵塔。身處高海拔地區,每升高1米,身體都有反應,只有慢下來,才能減輕不適。他娴熟地取下風向風速儀,用滑輪送至地面,再將新的儀器裝好。

  而在地面這邊,正查看地溫表的哈不拉哈提突然嘴唇烏紫、面色蒼白,慢慢蹲了下去,趴在工具箱上。接過同事遞來的水,他潤濕了起皮的嘴唇,又緩緩合上眼睛調整狀態。

  哈不拉哈提剛畢業就與大西溝氣象站結緣,彼時這裏尚需有人值守,他一待了就是8年。盡管高山反應強烈,每次上山都像是“受折磨”,他從未當過逃兵。半個小時後,他小心起身,繼續分揀線路……

  時至中午,一塊馕就著冰冷的瓶裝水,就是每個人的午飯。大家邊吃邊幹,終于在午後完成全部任務。

  由于1号冰川海拔高、人为干扰少,大西沟气象站的数据极为珍贵,对天氣过程的指示和预测作用显著,是全国乃至全球气象观测站网的重要站点之一。在买买提和同事看来,不管多苦,只要为记录全球气候变化积累、贡献宝贵资料,就值得。

  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幾代冰川氣象人一脈傳承的精神內核,不曾褪色。

  延伸對話只爲更懂冰川

  當日17時,天空飄起細密的雪花,一架無人機騰空而起,“嗡嗡”的鳴響聲,劃破了冰川的寂靜。無人機盤旋在海拔4340米高度,用14分鍾拍攝、記錄了方圓約500平方米的冰川樣貌。

  “這是我們第一次使用無人機!”烏魯木齊市氣象局高級工程師普宗朝介紹,大西溝氣象站主動增加“自選動作”,承擔1號冰川變化的拍攝任務,用來對比分析冰舌位置、研究氣候變化,今年是第九個年頭。

  隨著氣象信息采集、傳輸自動化技術提高,2016年3月1日,這裏從人工觀測轉爲無人值守的自動化模式。常規業務輕松了,氣象人對冰川的了解反而加深了。

  1号冰川是相关国际组织在全球范围内重点监测、用以研究气候变化的10条冰川之一。 而随着1号冰川自然保护区建设推进和乌鲁木齐市生态环境保护加强,大西沟气象站的观测数据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持续生发出新价值。

  從2013年起,普宗朝就將視角轉到這一層面,參與起草了1號冰川自然保護區建設的規劃;2017年,他又帶著一班人研究了烏魯木齊河源氣候變化對1號冰川退縮及河流徑流的影響,引起政府和學界關注。就在不久前,普宗朝在站上邂逅了一只小狐狸。他認爲,這釋放出當地生態環境向好的信號。

  思路不斷擴展,路也越走越開闊。增加自然物候觀測,開展積雪參數觀測,添置GPS水汽通量觀測儀器……這裏已成爲研究天山山區氣候和冰川變化、支撐生態保護與治理的前沿陣地。

  61年來,從有人值守、日夜陪伴,到延伸對話、更懂冰川,大西溝氣象站非但沒有式微、沈寂,反而在支撐科研方面蓄勢發力,引人注目。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擡頭見冰川,低頭亂石灘,取水跑斷腿,冰中找水源。”在大西溝氣象站待了40年的老站長沙志遠,曾如此描述這裏。

  在自治區氣象局曾拍攝的一部紀錄片中,有這樣一個畫面:一間僅有爐火閃爍的漆黑小屋裏,氣象人把三輪車拉來的冰塊砸碎,放在爐上的水壺裏“咕嘟咕嘟”地融化……2016年以前,這裏的生活用水都要到40公裏之外拉運,一旦大雪封路,只能就地取用融化冰雪;由于沒有供電線路,用電只能依靠太陽能和油機發電。

  不僅如此,家常便飯式的高山反應,長期吃不上新鮮蔬菜,遠離親人的孤獨清冷——大西溝氣象站的“苦”,曾值守于此的氣象人皆能逐一道來。

  而今,盡管不用日夜堅守,大家仍要每月至少4次上山維護儀器、排除故障、取回數據,最多的一個月來過13次。

  “一般人可來不了這兒!”大西溝氣象站的“新生代”、29歲的小夥子陳亮,當年擇業時完全有更好的選擇,卻來到這裏。初來乍到時的一次“下馬威”,讓他至今難忘。

  2018年元旦,陳亮和站長買買提等3人上山排除儀器故障,行至距離站點10公裏處,經過了一塊1米厚、籃球場大小的冰面。誰知道,車剛爬上冰面就開始打滑,直接側翻到30米下的懸崖!

  大家驚魂未定地爬出車子,買買提忍痛爬到附近最高的山上,最終搜尋到了通信信號,得以向外求救。那個深夜,他們在一個廢棄的蒙古包裏抱團取暖,直到天亮才等來救援……此後每年的11月至次年5月,這段10公裏的路,他們必須靠雙腳徒步上山。“在山上,生活圈子小了,扛擔子的膽子卻大了!”陳亮笑言道。

  曾先後在兩個地(州)艱苦台站堅守過14年的李輝認爲,大西溝氣象站是他待過最“苦”,卻又最“不苦”的艱苦台站。“大城市也有孤獨,小站也有合力。這裏業務單純,有兩位高工做榜樣,年輕人也活力十足,讓人能‘待得住’。”

  每個人的背包裏,都備著治療心髒病的藥物;每個人,都在這裏找到了事業和心靈的歸屬。他們與冰川的對話,還將繼續,還將深化,還將升華。

  (来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8月2日一版 责任编辑:张林)



圖解 更多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新浪博客   新浪网   hao123   新华网
热门关键词:新运博稳赢技巧| 新运博官方网站| 新运博主页| 新运博注册| 新运博下载| 新运博安卓版| 新运博手机版| 新运博网| 新运博棋牌| 新运博网站| 新运博app| 新运博充值| 新运博登录| 新运博官网| 新运博线上娱乐| 新运博注册开户| 新运博注册链接| 新运博网址| 新运博平台| 新运博注册登录| 新运博在线| 新运博捕鱼| 新运博国际娱乐| 新运博平台登录| 新运博游戏| 新运博最新版|